伪裁判报告:欧冠半决赛首回合曼城4:3皇马

  欧冠半决赛首回合一场大战在今天凌晨落幕,曼城主场4:3险胜皇马取得先机。赛后本场比赛的主裁判,来自罗马尼亚的伊什特万-科瓦奇受到了广泛赞誉,本文以一系列动图总结主裁判科瓦奇在本场比赛的表现。(动图较大,流量党慎点)

  比赛第74分钟,津琴科带球内切被克罗斯阻挡,科瓦奇本想鸣哨示意犯规,但在伯纳多-席尔瓦拿球后他决定给予进攻有利,随后B席突入禁区并一脚爆射将球轰进球网。科瓦奇在曼城攻势建立的过程中做到了冷静分析进攻局势,并给予了一次关键的进攻有利使得进球出现,是他本场比赛最为人称道的时刻。

  比赛第80分钟,克罗斯开出任意球,拉波尔特在头球解围时不慎用手触球,科瓦奇在思考过后指向了点球点。科瓦奇的思考在这次正确判罚中至关重要,因为在判断手球犯规时,裁判员必须要考虑到球员是否故意用手触球,或者球员是否在用手触球时手处于非自然位置。很明显拉波尔特在起跳后,手并不是处于自然位置,所以吹罚手球犯规+点球判罚是正确的。

  除了两次关键事件外,整场比赛科瓦奇还有不少值得再一次回看的时刻。我们先从正确的判罚开始:

  比赛的第17分钟,斯通斯的一次失误让皇马有一次明显的进攻机会,科瓦奇飞速回跑监视着快速进攻的过程,甚至跑到区中的位置,从而正确地在随后判罚了角球。根据裁判员指引,主裁判在场上的跑动范围一般是远离助理裁判侧的两区对角线及周围,而科瓦奇在此事件中灵活地应对指引,跑进了守方的区内,一方面是对进攻球员进攻选择的正确阅读,另一方面是为了更看清楚小禁区边缘人群中的人和球。如果科瓦奇选择在区边缘观察,则未必能有很好的视角判罚角球,所以这是一次灵活跑位帮助准确判罚的优例。事实上本场比赛科瓦奇对角球或球门球的判断是非常精确的,几乎没有发生过一次误判角球或球门球的事件。

  在比赛第25分钟,曼城后场一次出球失误让本泽马拦截,球被处在越位位置的维尼修斯回传反弹到迪亚斯身上滚向了球门远侧立柱弹回,助理裁判随即举旗示意维尼修斯越位在先。事实上在本泽马拦截时,维尼修斯所处在的越位位置十分明显,但远侧的助理裁判为什么没有马上举旗呢?首先助理裁判在明显进球机会产生时,即使进攻球员明显处在越位位置,也需要延迟举旗;其次助理裁判在远侧并不能看清维尼修斯的球权是从本泽马处而来还是迪亚斯处而来,如果是在本泽马的干扰下迪亚斯错误回传给维尼修斯的情况下则不构成越位犯规,因此助理裁判的延迟举旗是正确的。

  在比赛第54分钟,曼城主帅瓜迪奥拉对这侧助理裁判的一次边线球球权判罚非常生气,于是冲出本队技术区域朝助理裁判表达不满,科瓦奇立马向瓜迪奥拉出示了一张黄牌。其实本次教练表达不满且离开技术区域的情况尚属轻微,裁判员也可以使用口头警告劝诫,但由于曼城部分队员也在向科瓦奇表达异议,为了维护裁判员场上的权威,主裁判也可以适当地运用手上的黄牌控制球员和球队职员的情绪。

  在比赛尾声,热苏斯一次中场接传遭到了纳乔的犯规,科瓦奇观察到福登很有可能拿到球权因此给了进攻有利,等皮球出了底线判罚了角球过后再对纳乔的犯规以黄牌警告。这是教科书式的对鲁莽犯规或严重犯规给予进攻有利后补牌的处理,科瓦奇执行的非常到位。

  科瓦奇整场的表现的确相比于1/4决赛首回合曼城vs马竞而言让人耳目一新,但他在比赛过程中仍然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或者是小错误,是需要加以注意的。

  比赛的第27分钟,莫德里奇在一次与德布劳内的高空球争抢中抬脚过高,科瓦奇没有任何表示。事实上即使抬脚过高碰到球也没碰到人,仍然是属于危险动作争夺皮球,应判罚曼城方一个间接任意球。

  在比赛第46分钟,B席的一次停球准备带球时被门迪从后向前拦截放倒,科瓦奇也没有任何表示。由于B席已经控制球权,所以门迪随后对他从后向前的身体接触一定是犯规动作,科瓦奇可以说漏判了一个明显犯规。

  在比赛的第52分钟曼城的一次进攻中,科瓦奇仿佛“盯防德布劳内”般的跑位实在是令人费解。在事件3中我们说过主裁判的跑位一般是远离助理裁判侧的两区对角线及周围,但这次科瓦奇却因为跟随球运行的方向直接跑到了助理裁判一侧,等意识到错误时他再慢慢移动到中路时已经阻挡了马赫雷斯向后和向中路传球的路线。这一次的跑位失误对于一位欧足联精英级裁判来说是不太应该发生的,因此科瓦奇需要时刻留意自己的位置。

  在欧足联经历“裁判荒”之际,此前从未执法欧冠淘汰赛的罗马尼亚二哨科瓦奇让人意外地拿到了一场欧冠1/4决赛和欧冠半决赛的执法机会,如果说曼城vs马竞的比赛中他的表现只是差强人意,那么这场比赛中他的表现可以说是称心如意。当然这场科瓦奇良好的表现也需要归功于对阵双方对踢球的专注,没有过大的防守动作,没有球员间的冲突,也没有拖延时间等违反体育道德的行为,这是所有裁判都会想执法的一场比赛。

  (笔者注: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去以一个电脑前的裁判监督的角度写的一份伪裁判报告,如果有不合理的、不正确的或是不专业的地方请多多海涵并在评论区指出,笔者的进步也需要你们的帮助,感谢大家!)

  B席那球争议还是有的,有利却把哨子放到嘴里,并且没有做出有利手势,直到球进了,先是一支手作进球有效手势,马上又双手作有利手势,手势都作出时间差了。哨子放嘴里那个动作,也让年轻的卡马文加停了下来。有效也就有效了,以皇马的后防线配置,踢得挺好,结局也就不再那么重要了

  印象最深的还是几次有意无意阻挡曼城横向传球线路,让球员愣了几秒,最后只能传了个弧线绕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