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一场梦其实欧冠决赛红军5-1血虐了皇马?

考虑到安切洛蒂的球队的踢法,在大部分平行宇宙中,这都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我们不妨想象一下这种情况:两队球员跑得很乱,球踢得也很乱,皇马1-0险胜,足球是圆的……谁知道呢,在那个世界里,最终的结果也许比这还离谱。

这个进球也是来自高位逼抢创造出来的机会,这当然没什么好奇怪的。进入淘汰赛阶段后,利物浦在16强“扰乱对手进攻发起”榜上排名第3。欧冠决赛,皇马也被他们抢傻了。

利物浦的三叉戟+两名中场深入皇马腹地施压,阿拉巴找不到出球线路,只能回身传球给门将库尔图瓦。

中锋马内一路往前跑,直奔库尔图瓦(现在欧洲强队里很少有脚下活比他还差的门将)而去。皇马门将又把球传回给阿拉巴,马内立马改变方向,追着球跑向阿拉巴。

与此同时,萨拉赫立即朝阿拉巴左边跑去,因为后者的最佳选择就是传球给左边卫门迪。红军的逼抢陷阱挖好了。

门迪接到了球,但已被萨拉赫逼到边线,利物浦的几名中场和右边卫阿诺尔德一人找一个——离各自照顾的对象都只有5码左右——封住所有出球线路。

这张大网没有死角,将潜在接应点全部挡在网外,和持球人的距离保持得也刚刚好,如果门迪想把球从某个红军球员头上挑过去,那个人可以立马上前阻截。果不其然,门迪真这么干了,阿诺尔德二话不说抢下球权。

有些球队抢下球后,第一反应是回传稳一下,然后调整好阵型,最后再图进攻。利物浦完全反其道而行之,迅速抓转换、推快攻,直奔对方球门而去(真不愧是德国主帅带出来的球队),让对手根本没时间组织好防线。

阿拉巴拼尽全力想破坏这个直塞球——在某个平行宇宙中,他的脚尖可能碰到了球,但在我们这条时间线上,很遗憾,他没有。马内在阿拉巴和卡塞米罗夹防下接球,面对匆忙应战的库尔图瓦果断起脚打门,1-0,红军球迷齐声欢呼。顺便提一句,得益于球场高水平的安保和人流引导工作,这些球迷在开球前数小时就进场找到了座位。

左中场蒂亚戈一边带球向右横动,一边发牌,起斜长传找到前插的右中场亨德森。

亨德森头球摆渡给禁区角上的阿诺德。要是在前几个赛季,红军右边卫也许会直接起脚传中,但这一次,他继续往前带,以图创造更好的机会。

阿诺德最终传了一记低平球,找到萨拉赫,后者打门,并且打在门框范围内——他的射门后xG高达0.53,进球概率很高。在另一条时间线上,库尔图瓦或许能摸到球,但在我们这个世界,众所周知,足球是一项只看数据的运动,概率对他不利,他当然没有碰到球。

皇马确实也打不过,他们进了一个球——裁判起初还有点犹豫,但经过VAR反复确认,法比尼奥的“乌龙助攻”是有意的,本泽马进球有效——但其他时间,安切洛蒂的球队好像就是没办法制造威胁。

利物浦逼抢得太凶,皇马只能把克罗斯撤到卡塞米罗身后。从理论上说,把最好的发牌器和中卫摆一起应该是有用的,但实际情况是——然并卵。这一调整把他们的中场阵型拉成一条长长的对角线,看起来……嗯,挺前卫的。

第21分钟,马内打出一脚低射,皮球擦着库尔图瓦的指尖飞过,击中门柱内侧后反弹入网。

终场哨响,比分定格在5-1,利物浦大获全胜,分差略高于xGD,皇马如果没有浪费那次绝佳机会,本来可以少输一个——当时,巴尔韦德右路带球,磨磨唧唧,犹豫不决,最后莫名其妙地射了一脚,惊呆了所有人,惊呆了后点无人盯防的小维尼。

这样的赛果很合理,在座谁赞成,谁反对?利物浦在控球率、场面倾斜度、射门数和xG等数据上全面占优。他们训练有素,用4-3-3压着皇马打。安切洛蒂把阵型调成重度左倾模式,意在用本泽维尼组合攻击阿诺德身后的空间,但并没有创造出多少真正的机会。

如果你想象力足够丰富,或许可以想象出一个平行宇宙,在那里,同样一边倒的比赛过程可能会有完全不一样的结果。

但在现实世界里,足球和生活一样,是合理且公平的。利物浦拿到队史第7座欧冠奖杯,在历史夺冠榜上与AC米兰并列第2,排在榜首的仍是13冠的皇马。